民间故事:小伙买了一个妇人,妇人说,我不做你媳妇,我要做你娘

我是管理员2023-01-23 14:44:02狮子座3

宋朝时期,建康府有一户姓孙的人家,虽然身家富足,但是家里没有个有功名的读书人,总是被人瞧不起,主人孙员外希望儿子孙绍成能抬高门楣,就让他刻苦攻读,将来中个举人,哪怕不做官,孙家的地位也能提升一层。

孙绍成不负父亲期待,读书很刻苦,先生都夸赞他的学问,结果,十六岁就中了秀才,他的老师刘先生打包票说他考中举人没有问题。

孙员外有这样一个儿子,老怀大慰,想着儿子已经成年,该成家了,而且儿子有功名在身,也拿的出手了,准备给儿子定门亲事,也算双喜临门了。

至于选哪家姑娘做儿媳,也不用过多考虑,孙家和赵家是世交,孙绍成和赵家女儿赵瑾瑜青梅竹马,早有情义,这不是现成的婚事?

于是,孙员外便请媒婆去赵家提亲,赵家也早有此意,两下里一拍即合,就等着好日子成亲了。

孙绍成学业有成,又即将迎娶心爱的女子,志得意满。

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孙员外大概是近期心情太好了,喝了许多酒,走路不稳,摔了一跤,本来摔一跤也不算大事,坏就坏在他倒地时后脑勺刚好碰在一块石头上,等郎中过来时,孙员外已经没了气息。

孙绍成母亲哭的肝肠寸断,孙绍成也悲痛万分,还要劝慰母亲。

孙员外这一死,孙绍成的人生全打乱了,因为要守孝,三年内肯定不能成亲了,也不能参加科举了,而且他要接管家里生意,基本与科考无缘了。

孙绍成去临安府经营商务,一去数月,不料这一去,家里又发生天大事,金兵攻占建康府,烧杀抢掠,哀鸿遍野,至于孙家和赵家,也是流离失所,杳无音讯。

孙绍成面朝北方,跪下磕头,可是再也回不去了,他的母亲,他的未婚妻,一直不知所踪,这一别,竟似成永别。

孙绍成心神恍惚,也无心打理生意,竟每况愈下,浑浑噩噩几年,孙绍成竟由一个大商户,成了一个小商贩,一落千丈。

这一天,孙绍成走在街上,忽然听到一片喧闹声,不由得走过去观看。

这一看,不由得摇头,只见是一个妇人,年纪偏大,年过四旬了,妇人正在叫卖自己。

当时难民很多,自卖其身的不在少数,本也没什么稀奇的,可这妇人不同,妇人自称姓黄,且叫她黄氏,她说:“我不愿意给人当奴婢,也不愿意给人当老婆,谁要是愿意把我当娘,我就把自己卖给谁…”

众人哗然,古时候买个女人是常有的事情,但买过来要么做奴婢,要么做妻妾,谁会买个娘回家供着?

孙绍成本来也觉得可笑,可是,仔细看看,这个妇人竟与母亲有六七分相似,再加上也是逃难归来,想到母亲不知所踪,一时动了恻隐之心。

见众人都在嘲讽黄氏,感觉仿佛在嘲讽自己母亲一般,心中一阵难过,便走过去对黄氏说:“你若是无处可去,不妨跟我回去吧,我多年不见母亲,甚是想念,我会把你当成母亲供养。”又掏出身上的十两银子,递给黄氏。

众人见真有人买个“娘”回去,更是沸腾了,不过,也有人觉得孙绍成思念母亲,惠及路人,是个善良的人,佩服不已,只是大多人还是当成笑谈。

孙绍成脸薄,不愿意被人指指点点,赶紧带着黄氏走了,倒是黄氏毫不在意,脸色如常。

孙绍成将黄氏带回家,想到自己平白买了个娘,也有些尴尬,一时不知如何相处,指着一间房说:“你就住这一间吧,平日里需要什么,就跟我说。”

不料黄氏很不满意:“什么你啊你的,你可是把我买回来做娘的,连娘都不喊一声,把我买回来做什么?”

孙绍成有些无语,这还真当真了!

好在黄氏与自己亲娘有六七分相似,倒不是太难接受,孙绍成勉勉强强叫了声娘,黄氏顿时喜笑颜开。

黄氏当街之举看似荒唐,到了孙绍成家里倒是像换了个人,对孙绍成也真像对待儿子一样,每日给他洗衣做饭,孙绍成每日忙碌,饮食不定,本来身体不太好,黄氏拉住孙绍成必须每天按时吃饭,按时休息,孙绍成身体竟渐渐好了起来。

孙绍成感受到黄氏的慈爱,真像照顾儿子一样照顾他,也渐渐真心把黄氏当娘看待。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母慈子孝,孙绍成真庆幸当时买了个娘,只是黄氏似乎往日过于操劳,身体不太好,竟病倒了,孙绍成连忙请郎中。

不料郎中看完,却摇摇头,说:“老夫人身体已经油尽灯枯,回天乏术,就算用了上好的药材,也是吊一口气,支撑不了太久。”

孙绍成却坚持,不管如何,母子一场,他倾家荡产也要救治。

黄氏看着他,说:“儿啊,我的病我心里清楚,本来我也不是你亲娘,你也不用再浪费钱医治了,等我死了,给我买口薄棺,就算全了母子之情了。”

孙绍成说:“我既然叫了你一声娘,就是把你当亲娘来看的,哪有眼睁睁看着娘病重不救治的道理?”

孙绍成让郎中尽其所能救治,银钱的事情,他愿倾其所有。

郎中也被感动了,开得药方思之再三才交给孙绍成。

这次救治,花费了不少银钱,毕竟为了救黄氏的命,郎中用了不少名贵的药材。

幸运的是,黄氏竟真的恢复过来,几天之后,竟与常人无异,郎中大呼奇迹,他自己都不信自己的药方有这等疗效,定是孙绍成孝心感动天地,才有此奇迹。

孙绍成的生活又恢复往日,似乎否极泰来,孙绍成路上意外捡到一个包裹,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个皮囊,皮囊里面,竟是一叠银票,孙绍成匆匆收起,找了个僻静处,看看是不是假银票。

但他本身也是生意人,辨认一番,确实是真的,这一叠银票,加起来竟有五千两。发达了,发达了啊,孙绍成眼睛都红了,匆匆走回家。

孙绍成到了家里,坐卧不安,一时喜不自禁,一时又眉头紧皱,最终,把包裹拿到黄氏面前,说:“娘,儿子捡到一个包裹,里面竟有银票五千两。”

黄氏看着他的脸色,说:“这挺好啊,你有了这么多银子,就能东山再起了。”

孙绍成脸上露出憧憬之色,可是,紧接着,又说:“可是娘,你说这也不知是谁丢了银子,若是人家救命的银子,闹出人命可如何是好?”

黄氏说:“这就看你怎么选了,拿着这笔银子,得一时富贵,还回银子,得一世心安啊!”

孙绍成闭上眼睛,挣扎一番:“娘,儿子懂了,这就去还银子,若是真闹出了人命,儿子这一生都活不安宁,富贵又有何用?”

在黄氏赞许的眼光中,孙绍成拿着包裹走了。

孙绍成先将包裹藏好,然后守在捡到银子的附近。

他心里倒想着,若是来找银子的人凶神恶煞,那可就怪不得他了。

很快,他失望了,那点小心思也落空了,来的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人,衣着华丽,但人看着有些憔悴。

中年男子焦急地四处张望,孙绍成也故意在附近转悠,果然中年男子过来问他,有没有看到一个包裹,孙绍成问了下包裹什么样子的,里面有啥,中年男子一一答复了,孙绍成确定他没说谎,立刻把他带过去,把包裹递给他。

中年男子千恩万谢,自称名叫卫壁,是卫家家主,因为生意出了问题,好不容易借了五千两银子,指望这五千两起死回生。

不料连日忧虑,这时又太过紧张,焦虑过度,精神恍惚,不小心丢了银子,若不是遇上了孙绍成,他只怕要去寻死了。

卫壁又对孙绍成感谢一番,问了他姓名和住处,就离开了,孙绍成也紧接着回家了。

黄氏问:“银票还掉啦?”

孙绍成闷闷不乐地点点头:“还啦,这个人真小气,我还了他这么多银子,他也没说要送我一点。”

黄氏指着他说:“这话说得好没志气,你若贪图他谢你的几两银子,又何必还他五千两?你能舍得这五千两银子,本是大气之举,一个人胸怀大气,福气自生,可你看看你现在这小气巴巴的样子,什么福气能留得住哦?”

孙绍成被这番话震惊了,这才知道自己格局太小了,对黄氏施了一礼:“多谢娘亲教诲,儿子明白了。”

孙绍成此后,也在反思自己,这么些年生意一直没有起色,是不是也是自己心胸不够,眼光太浅?

孙绍成思路之后,又对黄氏说:“娘,家里银钱已经不足,我需要外出经商,家里就托付给您了。”

黄氏说:“你只管去,家里不用操心,但要记住一点,钱财是身外之物,任何时候,保重自己的身体,坚持自己的本心才是最重要的。”

说完,又拿出一块玉,递给他:“这块玉传言能保人平安,你贴身戴好。”

孙绍成恭敬接过,收拾行李,就告别黄氏离开了。

这一去,路途遥远,孙绍成为了省钱,专挑便宜的客栈住,吃喝用度,能省则省。

这天,眼看天色已晚,却还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孙绍成有些急了,加紧步伐赶路,又走了小半个时辰,见前面有个小客栈,孙绍成忙走了过去。

客栈有些偏,有些冷清,孙绍成叫小二简单上了些吃的,又要了间便宜的房间,就去休息了。

他不知道的是,睡意朦胧中,窗户伸进一根小管,吹进一股烟气,他就昏迷过去。

不多时,门栓被挑开,两个黑衣人轻手轻脚进来,往床上摸了摸,应该是摸到了脑袋,然后抽出刀子就往脖子上熟练的一抹,不放心还对着胸口位置狠狠地刺了几下。

一个声音说:“哥,这不对啊?怎么一点声都没有?”

另一个声音说:“可能是本来就昏死过去了吧,点上蜡烛看看。”

蜡烛点上,只见床上之人瞪大眼睛看着他们,那么多刀下去,竟然一点事没有?这不是神仙就是鬼怪啊!两人唬得魂飞魄散,哭爹喊娘地走了。

孙绍成也是吓坏了,这是遇上黑店了啊,也匆匆忙忙走了,同时心里也有些奇怪,自己好像感觉到有刀子往身上招呼,怎么会没事呢?

下意识地往怀里摸去,黄氏送他的玉竟碎成了碎屑,这…竟是这块玉救了他一命,他跪地朝黄氏方向磕了个头:“娘,你救了儿子一命啊!”

孙绍成开始觉得黄氏不简单,过去也有传闻玉能挡灾,但也只是传言罢了,而且哪怕是传言,也没听说玉能挡刀子的。

孙绍成到县衙击鼓告状这家客栈开黑店,县令令捕快前来探查,果然客栈后院搜到埋着许多尸体,忙下令搜捕客栈老板,同时赏了孙绍成二百两银子,孙绍成这倒是因祸得福了。

孙绍成接下来倒是顺利非常,跑了一趟生意,三个月又赚了二百两,对他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孙绍成带着近500两银子回家,见到黄氏说:“娘安好,儿子就放心了”,又拿出银子,对黄氏说了这一番经历,然后跪下磕头:“这一番若不是娘给的玉,儿子只怕已经命丧黑店了。”

黄氏说:“那块玉我也是别处得来,没想到真有用,你没事就好,对了,最近有个人来找你,已经来了几次了。”

孙绍成正要问是谁,不料黄氏说:“不用多问,人已经来了。”

孙绍成一看,正是当初他还银票的那个中年男子卫壁,忙过去邀进家里。

卫壁此时与初见时天差地别,当时他憔悴落魄,此时却是意气风发。卫壁抱拳说:恩公,当日我身陷绝境,全靠那五千两银子扭转乾坤,只是究竟前途如何,毫无把握,故没有做出承诺,如今我的生意已经正常运转,想请你专为我供货,不敢说多,一年下来三五千银子的利还是有的,恩公以为如何?

孙绍成喜出望外,他东奔西走,哪怕一切顺利,一年也不过几百两,这安安稳稳地钱,哪有不赚的道理?只是想不到当时一时善念,竟有如此好事。

孙绍成此后就专为卫壁供货,果然利润颇丰,不过,孙绍成经过之前种种经历,心胸也渐渐开阔,并不因为对卫壁的恩情,就忘乎所以,毕竟人情是越用越薄的,利益的结合才是持久的。

所以,他的货物都是精挑细选的,而且,行情不好的时候,他还主动降价,卫壁也深受感动,合作便一直持续下去。

孙绍成身家渐丰,黄氏说:“儿啊,你如今也小有身家了,也该考虑婚事了。”

孙绍成一直回避这个问题,因为他一直忘不了未婚妻,可是这么些年他一直在打探,始终没有消息,他也差不多死心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找个女人成婚,是免不了的了,也不能再推脱了,便说,此事全凭娘做主。

黄氏说,十里外有陈氏女,年方双十,容颜尚可,脾性暴烈,当为儿妇。

孙绍成大惊失色:“娘,这相貌也就罢了,可是这脾性暴烈,儿怎可娶之为妻?”

黄氏说:“无需多言,此乃天定良缘!”

若是一开始,孙绍成必然不会同意,可是经历这么多事情,孙绍成已经对黄氏心服口服,相信她必然不会害自己,此中必有玄机,便答应下来。

陈家是小门小户,对这门婚事也没有意见,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孙绍成如今大小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婚礼当日宾客满座,热闹非凡,孙绍成被人不断劝酒,喝得醉醺醺的,还是有人拦着,说别误了人家洞房,这才没彻底倒下。

待到宾客散尽,孙绍成摇摇晃晃地走入新房,忽然想到黄氏说的,新娘脾气暴烈,心下有些忐忑。

他见新娘子端坐床上,身材婀娜曼妙,他这么多年没碰过女人,想到这个女子是自己的新娘子,一时心头火热,什么脾性暴烈,都抛到脑后了。

他刚要上前去挑开盖头,不料新娘猛得摸出一把剪刀,对着孙绍成:“你不要过来啊!你若过来,我…我就杀了你!就算杀不了你,我也会自杀!”

孙绍成被下了一大跳,天,这哪是脾性暴烈,这是要人命啊!娘啊,你到底给我找了个什么媳妇啊?

孙绍成忙对新娘说:“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不过去,你也把剪刀放下,咱们把话说清楚喽,你既然这般不情愿,为何又要嫁过来呢?”

新娘抽噎着说:“这种事情,也是我们女儿家能做主的吗?我本有未婚夫,因战乱分离,我父亲贪图你家钱财,强把我嫁给你做填房,可是我不能对不起成哥哥,你若逼我,我只有死!”说完,又握紧了剪刀。

孙绍成却听得愈发迷糊,自己娘不可能去强迫人家闺女,而且自己并未成婚,填房又从何说起,还有那声音,如此耳熟,还有成哥哥,成哥哥不是瑾儿一直称呼自己的吗?

孙绍成激动地浑身发抖,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瑾瑜,父母称我瑾儿…

瑾儿,瑾儿啊!我是你成哥哥啊!

什么?你不是吴员外吗?瑾儿一把掀开盖头,见面前果然是心心念念的成哥哥,惊呼一声,扑到孙绍成怀里,痛哭出声,孙绍成也紧紧地抱紧瑾儿。

当夜,两人虽然不知为何成婚对象换了人,却也只道是天意,只是孙绍成隐隐猜测与黄氏有关。

两人欢欢喜喜地做了夫妻,两人本就思念已久,意外做了夫妻,缠绵一宿,梅开数度,狠狠地慰了一番相思之苦。

再说另一方,吴员外其实并不大,之前老员外当家时,家财万贯,只是吴员外好赌,妻子怀孕了,他也不闻不问,结果难产死了,而他沉迷赌场,最多一次,竟一夜输了五万两,把老员外也活活气死了。

瑾儿随父亲逃难到此,瑾儿父亲想有个立足之地,吴员外也喜瑾儿美貌,便出了500两聘礼,瑾儿父亲不顾女儿反对,便把女儿推向了火坑。

吴员外当晚也喝醉了,迷迷糊糊地入了洞房,陈氏女根本不认识新郎,一夜恩爱之后,吴员外才发现这不是自己要娶的妻子,立刻发作起来,要把陈氏退回去。

陈氏已经失了清白之身,哪怕在当今年代也是大事情,更何况是古时候,事到如今,不管真相如何,陈氏都已经没了退路,若是被退回去,可就没法做人了。陈氏跑到后厨拿把菜刀,架在吴员外脖子上,问他还退不退?

吴员外两腿直哆嗦,说:“不退了,不退了。”

陈氏入了吴家,治家极严,吴员外数次想一振夫纲,都是惨败收场,陈氏把吴家镇得噤若寒蝉。

吴员外一次忍不住偷偷溜出去赌,陈氏叫了一帮家丁,硬是把吴员外从赌场绑了回去,又请出家法,把吴员外狠狠地打了一顿,吴员外颜面尽失,此后再不敢入赌场。

本来家丁绑了老爷,媳妇请家法打老爷,都是不可思议的,但在吴家,竟似乎是理所当然,连吴员外都认命了,连报复下人都不敢,吴员外从此再不敢去赌场,见了陈氏像老鼠见了猫,被治的服服帖帖,后来竟改邪归正,夫妻渐渐和谐。

新婚女子要回门,瑾儿父亲和陈氏父亲知道换了女婿,都惊呆了,不过瑾儿父亲得知孙绍成如今身价不菲,也就不吭声了,毕竟是世交,而且女儿能幸福,怎么都是好事。

民间故事:小伙买了一个妇人,妇人说,我不做你媳妇,我要做你娘

而陈氏父亲得知女儿嫁给一个富员外,更是嘴都合不拢了,算是皆大欢喜。

再说孙绍成这边,生意顺风顺水,又娶到了心爱的瑾儿,半年后,瑾儿怀有身孕,生活满意至极,可是,黄氏却对他说:“你如今一切都好,我也可以安心离去了。”

孙绍成惊慌地跪了下来,:“娘,儿子哪里做得不对,你只管说出来,你可不能走啊,你就是我亲娘,我要侍奉你一辈子的。”

黄氏笑着说:“好儿子,你应该也能猜出来,我不是人类,是黄大仙,见到你的时候,正在历红尘劫,那时候是没有法力的。

是你有诚心,有孝心,助我历劫成功,前段时间才恢复法力,我也助你心愿达成,算是各不相欠了,如今我历劫圆满,是时候离开了。”

孙绍成说:“可是,儿子还需要娘亲教诲,离不开你啊!”

黄氏说:“你看外面来的是谁?”

孙绍成扭头一看,竟是自己亲娘走了过来,立刻迎了上去:“娘!儿子不孝,一直没找到你,如今终于见到你了。”

母子二人抱头痛哭,黄氏说:“你的亲娘已经来了,我也可以安心离去了,若有事找我,只需焚香告知,我会赶来的”,说罢,人已远去。

孙绍成跪下朝黄氏方向磕了三个头,此后谨记黄氏教诲,秉持善念,心胸开阔,身家也越来越富有,只是,他的心里,始终不忘,自己还有一个娘!

(故事完)

相关文章

狮子座被吻的第一反应(狮子男的吻是什么样子的)

狮子座被吻的第一反应(狮子男的吻是什么样子的)

如何回应狮子座的吻懂得扇你耳光的狮子座的人,有时候很强势,在爱情中很有责任心,喜欢处于主动地位,有很强的征服欲,对自己爱的人表达感情很激烈。他们会因为疯狂的亲吻和拥抱而欣喜若狂。被强吻后,狮子座女生认...

莱芜区综合行政执法大队:严格管控烟花爆竹禁放 共度平安和谐春节

莱芜区综合行政执法大队:严格管控烟花爆竹禁放 共度平安和谐春节

莱芜融媒讯为进一步做好全区烟花爆竹禁放工作,在新年即将来临之际,根据莱芜区禁放办工作安排,莱芜区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强化工作部署,注重宣传引导,加强执法检查,多措并举开展相关工作,确保全区度过一个平安和谐...

姓王的男孩取什么名字霸气(王姓男孩名字霸气十足)

姓王的男孩取什么名字霸气(王姓男孩名字霸气十足)

王姓男宝宝起名 它被命名为王、郝、子、岳、越国,具有四大神韵,一生赢得了世界。 求姓王男孩的好名字 王王博涵陈洋王王浩真等 王郝凡王王芜湖王小五...

白银中长期仍偏高 碱玻璃偏高 沪镍如期回调

白银中长期仍偏高 碱玻璃偏高 沪镍如期回调

2023年1月5日星期三期货夜盘分析: 白银2302合约:白银高位震荡回落。短期来看,上方5300点将支撑转化为压力,中长线还是做多思路。短线5300点调整到5100点止盈,突破5300...

让狮子座低头(能让狮子座低头的人)有多难

让狮子座低头(能让狮子座低头的人)有多难

狮子座在他们的关系中往往也有固执和骄傲的一面,但他们也会遇到一些让他们愿意低头的人。 甚至,并不是狮子座想低头,而是他们经常不知道怎么抱对方。那么哪两个星座会让狮子座有这种感觉呢?...

26寸的行李箱的长宽高(26寸行李箱长宽高是多少厘米图片)

26寸的行李箱的长宽高(26寸行李箱长宽高是多少厘米图片)

26寸的行李箱有多大? 26寸行李箱的常见尺寸是长45cm,高68cm,宽28cm,体积=79560cm。这是一个通用的规格,不同品牌的行李箱尺寸和容量会有所不同。26寸行李箱适合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