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战士们采用诱敌出洞的战术,打的鬼子溃不成军

我是管理员2023-01-23 10:04:02星座运势4

在大良镇这里,本来的鬼子数量就不多,一个中队三四百个鬼子而已,留下来一个小队守镇子,那就只有两个小队的鬼子追击出来了,伪军是出工不出力,还没看见对手,就在那里琢磨着要跑,摊上这样的队友,这次小鬼子想不输都没办法了,就算他们的天照大神这时候下凡来帮他们,估计也没戏的了。

当前面带着吉田鬼子狂奔的方营长发现大批鬼子和伪军追出来的时候,知道自己这次的诱敌任务即将完成,接下来他只要继续朝前跑,将这些鬼子引到大良湖这边就算是完成了任务,其他的伏击就有埋伏在这里的特务营主力和方龙带着的那两个团主力来完成。

于是方营长他们又是一阵狂奔,看得前面跑得越来越快,后面追上来的鬼子军官就越发坚信,这些袭击者的数量不是很大,况且前面快要到东海港驻军严师长的地盘了,如果让他们跑进去的话,再找吉田中队长可不好找了,必须要加快速度追上去,并且截住他们!

鬼子兵疯狂的拼命追上来,他们的侧三轮摩托车和卡车几乎将速度开到了最高,方营长他们只抢来了鬼子的两辆卡车,有一部分特务营的兄弟还是靠双腿朝附近的小路走的,这样一来就极容易被鬼子追上的,方营长一看这个,急忙让手下继续开着卡车朝大良湖那边跑去,自己带着十多个手下在公路上就地阻击一下鬼子,他明白,要把这个诱敌的戏演得逼真,可不能光跑,适当的在半路上阻击一下鬼子,更能让鬼子相信,这是他们在撤退,而不是什么诱敌深入,当感觉到差不多的时候,立即放弃阻击迅速撤退,这个时候的时机要抓准,要果断坚决,不能拖泥带水,否则弄不好要将自己给套进去的!

掌握这个尺度对于方营长来说有些困难,毕竟他是头一次指挥这样的诱敌任务,但教官方龙已经给了他好几个关于解决这个问题的秘方,他只要按照顺序来照办就行了,实在不行,他还能通过随身携带的简易无线电台向方龙请教,教官方龙此刻正在附近不远处的大良湖边上的沼泽地里等着鬼子过来呢?

方龙对于这次检验自己指导成果的行动也是很期待的,所以他带着严师长的两个主力团埋伏在大良湖边的沼泽地边上,等着鬼子中队的过来。

当他接到前面传来的消息,两个小队的鬼子已经追出大良镇,正朝大良湖方向过来的时候,心里已经知道,这次的诱敌之计已经成功一大半了,虽然跟着鬼子出来的还有一个团的伪军,但方龙也对那些伪军的战斗力嗤之以鼻,只要先拿下鬼子中队,那些伪军就没有什么威胁的了。

追上来的鬼子突然发现在前面出现一只大湖的时候,没有了那两辆卡车的影子了,前面已经是沼泽地了,鬼子军官立即命令队伍停止前进,派出鬼子侦察兵沿着湖四周进行仔细搜索。

就在此刻,附近突然飞出来一阵密集的枪弹,随即一排手榴弹在鬼子堆里轰然爆炸开来,子弹穿透了小鬼子士兵的身子,将他们打倒在地,手榴弹炸得骨子血肉横飞,死伤累累,惨叫连连。

鬼子队伍突然遭遇袭击,队形开始混乱起来,但马上就有几个鬼子军曹吆喝着稳住了阵脚,并且开始了疯狂的反扑!

鬼子士兵的战斗力还是相当强悍的,马上就有轻重机枪的密集火力朝沼泽地两侧泼洒过来,特务营里的几个兄弟不幸中弹阵亡,但很快就有其他几个兄弟们接过来他们手中的武器,继续朝鬼子开火着。

方龙一声令下,埋伏在附近的那两个团的兄弟们立即纷纷开火,并且从伏击地冲杀出来,鬼子没曾想附近有这么多的中国兵冲杀出来,阵型一下子就乱了,快要扛不住了。

大批枪弹和手榴弹朝鬼子这边砸来,炸得小鬼子人仰马翻,死伤累累,终于扛不住数千严师长手下的奋力冲杀,调头朝后面败退下去!

鬼子一退,那些本来就不想卖命的伪军当时就趁机鞋底抹油溜之大吉了,这样一来,鬼子的侧翼就完全暴露在方龙他们的手下了,一阵火力疾射,小鬼子纷纷被打倒在地,死伤无数。

如此一来,鬼子的阵脚更为混乱了,几个胆小的鬼子便调头就跑,但他们哪里能够跑得过飞蝗般打来的枪弹?一个个便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完蛋嗝屁了。

但还没等这些鬼子往回跑去几步,就见附近的路边杀过来一群中人,手中武器纷纷开火,子弹呼啸着钻进了这些鬼子士兵的身子,将他们纷纷撂倒在地,惨叫声此起彼伏响起。

这时候,那些仓皇逃命的鬼子更加慌乱了起来,就像无头苍蝇似的纷纷四散而逃,鬼子的单兵战斗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只要他们能不乱自己的阵脚,进行有效的阻击,估计方龙他们要啃掉他们,还是要花不少功夫的,但他们这一乱,就等于是自废武功一样,没有有效的组织还击,方龙带着的那两个团的国.军兄弟们就像打靶子似的,将一个个仓皇奔逃的鬼子兵全部打死在那里。

大良湖边的沼泽地上,到处躺满着被打死炸死的鬼子尸体,两个小队的鬼子在数千严师长的手下精锐的围攻下,已经完全没有了招架之力。

但还是有一批鬼子,在几个鬼子军曹的吆喝下,拼命的在湖边的一处土坡后面还击这,这些鬼子相当强悍,虽然死伤无数,但依然没有出现溃退,严师长手下的几个营长连续想这批鬼子发起了几次强攻,全部被那些鬼子给打了下来,损失很惨重。

方营长一看这样,便急忙对方龙请求道:“方长官,让我们特务营上吧,这批鬼子死硬得很,不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是不行的了!”

方龙刚才看到严师长手下的那些步兵对鬼子阵地的攻击,觉得他们的训练是相当不错的了,但战术打法还是放不太开,冲击的力度不够大,也就是打得不够坚决,这才让已经成为了困兽的这些鬼子有了可趁之机。

思忖了片刻,方龙点点头对方营长说道:“好吧,你们上吧,要消灭这些顽抗的鬼子需要多少时间?”方龙担心时间拖长的话,对战局不利,附近全是鬼子和伪军部队,他们是不会让这两个鬼子小队坐以待毙的,况且在大良镇里还有一个鬼子小队在,那个伪军部队也是个变数,唯有速战速决,迅速结束这里的战斗,才能取得胜利。

方营长大喜,急忙招呼手下就朝鬼子阵地攻上去,接到撤退命令的那些部队终于松了口气,严师长则担心仅仅只有方营长的这个特务营,能啃得动这么死硬的小鬼子吗?

“方老弟,这些鬼子死硬得很,方营长他们在诱敌任务中也受到了一些损失,现在让他们上去,兵力是不是有些太少了?”严师长忧心忡忡道,虽然他知道这样问方龙很不合适,但毕竟是自己的部队啊,可是马虎不得的。

“严大哥,对付强硬抵抗的鬼子不能光靠人多的,况且在这么狭小的区域内,人多反而不行,无法有效的发挥出来我们部队的战斗力,特务营的战斗力很强悍,数量也不少,我看让他们上去刚刚好,这样一来可以检验特务营的攻坚能力,二来反正鬼子也就只剩下来了这些了,有这么多的友军部队在背后看着,特务营完全能够将那些顽抗的鬼子给搞定的。”方龙对忧心忡忡的严师长解释道。

“既然方老弟对特务营这样有信心,我就不能再说什么了,否则要干扰你的指挥决断了,方营长,你可得给我争气啊,你们特务营的这次攻击成败将直接决定我们这次征询的成败啊?可是马虎不得的。”严师长点点头道,他现在只能这样了。

?方营长这回可是憋着劲了,他明白,自己这次不但是为了特务营的荣誉而战,而是为了整个师在战斗了,这次攻击行动的成败将直接关系到整个师的声誉,也关系到这次方龙来东海港进行指导的具体效果!

所以这次他只能胜利不能失败,方营长将手下军官叫过来,对他们说道:“兄弟们,这次我们的任务是拿下那些还在顽抗的鬼子,这些鬼子确实很强悍,但他们的阵地并不是什么牢不可破的,我们将特务营里的迫击炮和重机枪集中起来提供火力掩护,一连从正面进行佯攻,尽量吸引鬼子的注意力,二连和三连分别同时从左右两翼想鬼子阵地起袭击,攻击度要快,行动要坚决,不能拖拉,大家明白了吗?”

“明白了!”手下连长朗声回答道,他们明白,这次要是打赢了,那他们特务营在东海港这里的名气可算是打出来了,特务营是个加强营,人数比其他的普通步兵营多了整整一倍,武器装备是全师最好的,甚至还配备了山炮,就连军饷他们也是普通步兵营的两倍,这要是打不赢的话,那以后让他们在东海港这里还怎么混下去?

经过了几分钟的准备,特务营里的那几门75毫米山炮先出了怒吼,随即那些迫击炮也将炮弹砸到了鬼子阵地上,顿时炮声隆隆,山崩地裂一般,炸得阵地上的鬼子死伤不少,连人带枪的被炸出来许多,其他的则拼命抱着脑袋趴在了地上不敢动弹!

就在此刻,一群士兵冒着炮火以散兵队形迅朝鬼子阵地正面冲上来,他们的队形虽然很分散,士兵之间相隔距离有二十米左右,但冲击度很快,队形散而不乱,不一会儿前面的士兵已经冲到距离阵地只有上百米的地方了。

阵地上的一个鬼子军曹大喊一声,顿时一阵枪弹朝这些冲上来的士兵身上打来,这些士兵迅趴在地上翻滚起来,避开了这些打来的枪弹,随即起了反击,阵地上露出来身子的几个鬼子当时就被子弹打穿了身子,扑出了工事。

鬼子军官现了正面遭遇敌人袭击,便急忙命令侧翼的那些鬼子朝正面增援过来,身边的一个鬼子参谋急忙劝说他:“长官,侧翼的部队不能动,否则要引起整个阵地的崩溃的,敌人的攻势很不对劲,必须要防止敌人声东击西!”

“你一个小参谋知道什么啊?难道要放弃正面阵地吗?正面阵地一旦被敌人突破,那我们的这个防御就全部提前崩溃,这还不是死得更快吗?”鬼子军官怒骂手下参谋道。

那参谋被臭骂了一顿,当时就不敢再说话了,心想这里还不是你负责的,我作为一个参谋,提供建议是职责,你听不听是你作为指挥官的事情,但不能随便辱骂手下的啊!

鬼子军官坚持将侧翼的兵力全部抽调到正面阵地上来,几乎与此同时,两个连的士兵朝鬼子阵地的左右两侧扑上来,攻击动作相当凌厉,行进度相当的迅猛,不一会儿就已经冲进了鬼子阵地!

这时候鬼子军官才醒悟过来,自己上当了,阵地里留下来的那些鬼子一看有人冲进来,急忙起来抵抗,但很快就被一阵密集的枪弹给打穿了身子,倒毙在阵地里,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大片。

这时候,冲进阵地里的中国士兵就像一股奔腾洪流,迅涌进来,将阵地上那些企图抵抗的柜子全部淹没!

鬼子军官绝望了,拼命喊叫着手下挡住这些中国兵的攻击,但已经无济于事,随着两颗迫击炮炮弹在他身边轰然爆炸开来,他的身子被无数弹片击穿,摇摇晃晃的挣扎了一阵子,不甘心的想保持身体的平衡,但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上完蛋了。

鬼子指挥官被炸死,这下鬼子兵就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窜起来,被飞蝗般窜来的子弹一个个打倒在那里,没死的鬼子拼命惨嚎着,叫声相当凄厉,响彻整个大良湖四周。

剩下来的那最后三个鬼子靠在一起,面对着东方念念有词,一个鬼子拔出手枪连连朝他的同伴开枪,打死了他们后,自己举起手枪朝脑袋上扣动扳机,不料听得“咔哒”一声响,手枪卡壳了!

那小鬼子急忙一把扔掉手枪,抽出裤腿里藏着的一把锋利匕,就要自己的肚子里扎进去,一声枪响,子弹穿透了他的手腕,那把匕“当啷”一声掉在地上,鬼子自杀不成,狂躁起来,就像一头野兽似的,竟然一跃而起,朝离他最近的那个特务营兄弟扑上来!

方营长手下可不虚的,一看鬼子扑上来,便急忙就是一个扫荡腿过去,那鬼子的身子当时就失去了平衡,“吧唧”一声,狠狠的甩在了地面上,摔了个狗吃屎!

随即那个兄弟纵身跃上来,骑在了那鬼子的背上,左手按住那鬼子的手臂,右手铁拳出击,一拳就将那鬼子的脑袋给砸出来一个坑。

接着一把锋利的匕闪现,狠狠的扎在了那鬼子的后背,小鬼子的身子拼命的挣扎扑腾了几下,便不动弹了。

鬼子全部被消灭在湖边,特务营的兄弟们顿时欢呼起来,方龙满意的点点头,对严师长说的:“严大哥,看来这次整训的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特务营打出来了他们的实力,经过这次战斗后,你的部队已经脱胎换骨,扬州以来的那些心理阴影一扫而光了,恭喜你!”

严师长笑了起来,他邀请方龙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而且事实比他原先想象的要好不少,从他的那些部下的眼神中看到,他的部队已经重新焕出来斗志来了,经过这番整训后,他的部队在这里不怕鬼子和伪军的围攻了!

随即,大良镇上的那个留守的鬼子小队迅逃走了,他们知道,再不走的话,估计自己都要被围上来的中国军队给全部消灭了,伪军“厉大麻子”则跑得更快,将他的那些手下丢在了后面,全部被追上来的颜师长手下统统俘虏了。

大良镇随即被严师长的手下一团收复,老百姓躲在屋子里担惊受怕了一晚上,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枪炮声才渐渐的停下来,随即街上就传来了一阵声响:“各位父老乡亲,不要怕,鬼子和伪军已经被我们赶出去了,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侮你们了!”

刚开始,还没有人敢出来,后来几个胆大的尝试着开了一条门缝,朝外面张望着,现街上果然没人,那些平常在街上流荡的鬼子巡逻队没有了,也没看见那些狗仗人势的伪军二狗子的身影了。

历史小说:战士们采用诱敌出洞的战术,打的鬼子溃不成军

于是他们打开了大门,朝街上走了几步,觉街口的哨所里的膏药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青天白日旗,几个荷枪实弹的国。军士兵在那边晃荡,远处李家大院还冒着黑烟,但屋子高处的那面膏药旗不见了。

“鬼子跑了,大家快出来吧!”一声大喊,许多家的房门纷纷打开来,老乡们出来了,在街上欢呼起来,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受够了小鬼子的气,这会儿可以放心大胆的在街上溜达了!

回到驻地,方龙对严师长说道:“师座,我的任务完成了,该回去了,刚刚接到电报,浦口那边的鬼子又要对我们根据地起袭击了,我们得马上回去!”

“好,本来是想多留你们几天的,谢谢你们在这些日子里对我们的帮助,我们能够有今天,全靠你们的帮助,这次告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相助大恩,无以为报,方老弟,你们根据地遭遇鬼子围攻,我们作为友军必须要帮忙的,根据地兵工厂急需的那些东西我已经搞到了,另外仓库里面的一些物资我也派人送过去了,你可以在我的部队里挑选一批兄弟们去根据地,当我们支援根据地的吧!”严师长此刻对方龙是相当的感激。

“有物资就行了,兵员什么的你们这里也急需,大良镇一战后,鬼子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要准备鬼子的疯狂报复,随时跟我们保持联络,咱们携手作战,争取尽早将鬼子从我们的国土上赶出去!”方龙听得兵工厂里需要的那些物资已经搞到了,便点点头对严师长说道。

“那好,既然方老弟不要人,这些东西该是需要的吧,不多,但只是代表我的一番心意,以后再资金方面需要,可以随时跟我说的。”严师长一听方龙不要人帮忙,便朝手下一挥手,旁边一个军官递过来一只大口袋,打开来一看,里面全是黄灿灿的金条和白花花的大洋,看这些数量,完全可以支撑根据地一段时间的话费,特别是兵工厂里的那些开销。

“多谢严大哥,这个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算我借你的,等有钱了,我再还给你。”方龙当然是急需这些资金的,但他不好意思从严师长这里拿。

?“不要你还了,再说这个,老哥我跟你急,咱们是什么交情啊?我知道,你这次来我们这里指导训练可不是用这个东西可以换来的,别说了,再说就要伤感情了!”严师长神色严肃起来,正色厉声说道。

“好,那我就不说了,多谢严大哥的援助,以后大哥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我一定帮助的,咱们可是一条战壕里的友军啊!”方龙一看严师长的脸色不好看了,当即就改口道。

“哈哈,那才是好兄弟!好,既然你们根据地有事情,那我就不留你了,这几辆卡车送给你们了,我在这里等着你们打败鬼子的好消息!”严师长点点头道,这次大良镇战斗的胜利给了他极大的信心,很快将他和他的手下从当初扬州城下被鬼子包饺子的阴影下解脱了出来,现在严师长已经对那些附近的鬼子不怵了,至于那些伪军二狗子,他更就不当一回事了!就凭着那些土匪混混的战斗力?不要说现在自己的部队经过了方龙的指导了,就是以前他也不把那些二狗子放在眼里的!

“好,既然是大哥的盛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就此告别,后会有期,经常联络!”方龙知道,根据地电报来,肯定是有紧急情况了,得赶紧赶回去,那就不吃严师长的这个践行宴会了,家里面的事情要紧啊!

这次严师长送给了方龙十辆卡车,三辆卡车上装满了油料和物资,其他几辆卡车上全是粮食和军服,方龙和黄涛他们看得这个,心里很是感动,暗自称赞严师长确实不错,知道根据地需要什么,不像那些其他的顽固派军队,趁着鬼子对他们的攻击稍微放缓一些时候,便开始调转枪口对付起自己的盟友来了,这种东西其实跟汉奸二狗子还要坏,人家是明目张胆的投靠鬼子,做了就不立牌坊了,而这些家伙们就是那种既做又立牌坊的东西,实在是可恶之极!

方龙他们一路疾奔,四个轮子的就是快,不到半天时间,前面就已经赶到了大梁山附近的高平镇了,但只见几个在前面侦查的兄弟们急匆匆跑来报告:“参谋长,高平镇附近现大批伪军在活动,还有一些鬼子,看样子他们已经拿下了高平镇了!”

“不好,高平镇是我们根据地的东面门户,一旦被鬼子拿下,那根据地的东面就此洞开,老李马上联络司令部,询问到底是什么情况?”方龙大惊失色,急忙要李雪电报询问司令部,这里到底生了什么情况?

李雪急忙打开无线电联络起来,很快她就神情严峻的对方龙汇报道:“老方,高平镇已经被鬼子攻占,守高平镇的是老葛的三团三营,已经撤到了下坑,正在组织防御,司令部要我们马上接防三团三营的阵地,夺回高平镇!”

“看来形势不妙,老黄,你马上再派出侦察兵去前面仔细侦查一番,老李你联系大黄牙和老宁他们,要他们马上做好出击准备,看这个样子,围攻高平镇的鬼子和伪军肯定不少,否则以老葛的脾气,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随便撤出阵地的!”方龙立刻布置起来,这次根据地的情况比他原先想象的要严峻得多。

大黄牙和老宁他们此刻正在司令部内开会,胡司令员和政委一脸严肃,对他们说道:“同志们,这次日寇和伪军给我们根据地来了个突然袭击,高平镇的三营损失惨重,不得不撤下来阵地,老葛你必须要把这个高平镇给夺回来,那是我们东边的门户,一旦被鬼子占领,根据地的东面将彻底暴露在鬼子的威胁之下。”

老葛站起来:“司令员和政委放心,我就是把三团给拼光了,也得把高平镇给抢回来的!”

“不要你去拼命,这种蛮横的打法只有徒增战士们的无畏伤亡,打仗要动脑筋,要以最小的代价打击更多的敌人,好在刚才方龙同志已经赶到了高平镇附近,我已经让他负责指挥高平镇的战斗了,从现在起,老葛你的三团归方龙同志指挥!”胡司令员点点头道。

“啊,参谋长他们回来了啊?那太好了!这下高平镇就有希望夺回来了!”老葛兴奋的回答道,刚才脸上的焦急之色一下子无影无踪了。

“同志们,目前围攻我们根据地的鬼子虽然数量不是很多,但鬼子的攻击方式跟以前几次大不一样了,他们也搞袭击战来了,各部队要提高警惕,特别是兵工厂等要地,要加强防卫,动根据地里的群众和民兵,严密防护鬼子的渗透和袭击。”司令员显得也不担心鬼子对高平镇的攻占了,因为正如老葛所说的,只要方龙一出手,高平镇的那些鬼子要想跑出去,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了!但这次鬼子除了在高平镇以外的其他地方却采用了小股部队渗透进来的方式,已经有好些地方出现了鬼子和伪军的小分队,这个渗透攻击必须要提高警惕,严密防范,否则一旦让鬼子进来腹地,那情况就不妙了。

方龙决定立即向高平镇的鬼子指挥部起袭击,此刻鬼子刚刚攻占高平镇,立足未稳,如果等到鬼子援兵赶来的话,那攻击的难度就大了。

但此刻他手头就只有黄涛带着的百余人兵力,而据刚刚返回来的侦察兵汇报的情况,高平镇上的鬼子最起码有一个鬼子大队,再加上附近的伪军,起强攻,自己的特种兵虽然厉害,但肯定要有大伤亡的,不一定能够将鬼子赶出高平镇的。

而大黄牙和老宁他们接到自己的命令后,最快赶到这里也得是半天以后,在这个半天的时间內,肯定会有许多情况生变化的,所以为避免夜长梦多,方龙决定先下手为强,直接袭击高平镇的鬼子指挥部!

方龙让李雪屏蔽高平镇的鬼子无线电讯号,截断他们跟外界的任何联系,李雪神秘的笑道:“这个我已经开始了,估计这会儿鬼子已经无法跟外界联络上了!”

“好样的,老李你真给力!”方龙赞扬李雪道。

李雪听得这个,心里就像吃了蜜糖似的,顿觉得心情舒畅愉悦无比,这个可是方龙少有的。

黄涛已经准备好了,问方龙:“怎么样?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马上行动!”方龙点点头。时间现在对于方龙来说已经相当的紧急了,附近的鬼子主力能够在相当短的时间内赶到这里,这次行动必须要战决,绝不能拖泥带水,拖拖拉拉的。

相关文章

梦见一大片金色稻田(梦见一大片金色稻田)

梦见一大片金色稻田(梦见一大片金色稻田)

梦见大片金黄色的稻谷 说明你喜欢逛陌生的地方,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单独行动也是可以的。感情生活将变得隐秘,地下恋情将进入高发阶段! 怀孕的人梦见大片金色的稻田。 预示...

天星在命宫丑宫(天星坐在子午宫)

天星在命宫丑宫(天星坐在子午宫)

中国人非常喜欢研究宫室。秘密之星成为婚姻殿堂的一股力量意味着什么?不同的夫妻宫位,会导致人的命运发展方向不同。分析夫妻宫肯定会给我们带来好的影响,因为每个夫妻宫都有不同的特点,需要具体分析。...

到底是深夜的酒好喝还是清晨的粥好喝(早晚你会明白清晨的粥比深夜的酒好喝)

到底是深夜的酒好喝还是清晨的粥好喝(早晚你会明白清晨的粥比深夜的酒好喝)

星座 网络原创,转载需注明出处在生活中。一、白羊女白羊座的人思维不复杂,他们渴望和朋友度过一段美好时光。需要多参加高质量的社交。自己可能将精力寄托在某样东西上,确实需要好好休息,完成一幅作品吧。人们一...

徐峥老婆陶虹简介 个人资料(陶虹老公是谁那个徐峥)

徐峥老婆陶虹简介 个人资料(陶虹老公是谁那个徐峥)

一、第二梦和徐峥老婆是一个人吗? 不是,第二个梦是水晶演的。许宗衡的妻子是演员洪涛,1969年出生。 二、徐峥的原配老婆是谁? 徐zhng一直是他的妻子,也就是196...

1979年能和羊结婚吗?(1979年是属羊人的婚姻运势)

1979年能和羊结婚吗?(1979年是属羊人的婚姻运势)

1979年属羊人的婚姻运势如何?1979年出生的属羊人在2021年的感情发展并不顺利。尤其是已婚的属羊人,在很多事情上和伴侣意见不一致,很容易吵架。2021年,要防止第三者的出现。当我们与其他异性...

加里宁格勒面积人口多少(加里宁格勒地理位置面积)

加里宁格勒面积人口多少(加里宁格勒地理位置面积)

举世瞩目的2018年国际足联世界杯将于6月举行。加里宁格勒作为小组赛的比赛场地,自然会吸引很多游客。那么,到了加里宁格勒之后,除了看世界杯,还能去哪里旅游呢? 1琥珀博物馆加里宁格勒的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