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 叫人胆战心惊这叫什么医院啊?

我是管理员2023-01-23 06:50:02射手座3
开市大吉

我,老王,和老邱,凑了点钱,开了个小医院。

老王的夫人做护士主任,她本是由看护而高升为医生太太的。老邱的岳父是庶务兼会计。

我和老王是这么打算好,假如老丈人报花账或是携款潜逃的话,我们俩就揍老邱;合着老邱是老丈人的保证金。

我和老王是一党,老邱是我们后约的,我们俩总得防备他一下。办什么事,不拘多少人,总得分个党派,留个心眼。不然,看着便不大像回事儿。

加上王太太,我们是三个打一个,假如必须打老邱的话。老丈人自然是帮助老邱喽,可是他年岁大了,有王太太一个人就可把他的胡子扯净了。

老邱的本事可真是不错,不说屈心的话。他是专门割痔疮,手术非常的漂亮,所以请他合作。不过他要是找揍的话,我们也不便太厚道了。

我治内科,老王花柳,老邱专门痔漏兼外科,王太太是看护士主任兼产科,合着我们一共有四科。

我们内科,老老实实的讲,是地道二五八。一分钱一分货,我们的内科收费可少呢。要敲是敲花柳与痔疮,老王和老邱是我们的希望。

我和王太太不过是配搭,她就根本不是大夫,对于生产的经验她有一些,因为她自己生过两个小孩。至于接生的手术,反正我有太太决不叫她接生。

可是我们得设产科,产科是最有利的。只要顺顺当当的产下来,至少也得住十天半月的;稀粥烂饭的对付着,住一天拿一天的钱。要是不顺顺当当的生产呢,那看事做事,临时再想主意。活人还能叫尿憋死?

我们开了张。“大众医院”四个字在大小报纸已登了一个半月。名字起得好——办什么赚钱的事儿,在这个年月,就是别忘了“大众”。不赚大众的钱,赚谁的?这不是真情实理吗?

自然在广告上我们没这么说,因为大众不爱听实话的;我们说的是:“为大众而牺牲,为同胞谋幸福。

一切科学化,一切平民化,沟通中西医术,打破阶级思想。”真花了不少广告费,本钱是得下一些的。把大众招来以后,再慢慢收拾他们。专就广告上看,谁也不知道我们的医院有多么大。院图是三层大楼,那是借用近邻转运公司的相片,我们一共只有六间平房。

我们开张了。门诊施诊一个星期,人来得不少,还真是“大众”。我挑着那稍像点样子的都给了点各色的苏打水,不管害的是什么病。

这样,延迟过一星期好正式收费呀;那真正老号的大众就干脆连苏打水也不给,我告诉他们回家洗洗脸再来,一脸的滋泥,吃药也是白搭。

忙了一天,晚上我们开了紧急会议,专替大众不行啊,得设法找“二众”。我们都后悔了,不该叫“大众医院”。

有大众而没贵族,由哪儿发财去?医院不是煤油公司啊,早知道还不如干脆叫“贵族医院”呢。老邱把刀子沾了多少回消毒水,一个割痔疮的也没来!长痔疮的阔佬谁能上“大众医院”来割?

老王出了主意:明天包一辆能驶的汽车,我们轮流的跑几趟,把二姥姥接来也好,把三舅母装来也行。一到门口看护赶紧往里搀,接上这么三四十趟,四邻的人们当然得佩服我们。

我们都很佩服老王。

“再赁几辆不能驶的。”老王接着说。

“干吗?”我问。

“和汽车行商量借给咱们几辆正在修理的车,在医院门口放一天。一会儿叫咕嘟一阵。上咱们这儿看病的人老听外面咕嘟咕嘟的响,不知道咱们又来了多少坐汽车的。外面的人呢,老看着咱们的门口有一队汽车,还不唬住?”我们照计而行,第二天把亲戚们接了来,给他们碗茶喝,又给送走。

两个女看护是见一个搀一个,出来进去,一天没住脚。那几辆不能活动而能咕嘟的车由一天亮就运来了,五分钟一阵,轮流的咕嘟,刚一出太阳就围上一群小孩。我们给汽车队照了个相,托人给登晚报。

老邱的丈人做了篇八股,形容汽车往来的盛况。当天晚上我们都没能吃饭,车咕嘟得太厉害了,大家都有点头晕。

不能不佩服老王,第三天刚一开门,汽车,进来位军官。老王急于出去迎接,忘了屋门是那么矮,头上碰了个大包。花柳。老王顾不得头上的包了,脸笑得一朵玫瑰似的,似乎再碰它七八个包也没大关系。三言五语,卖了一针六〇六。

我们的两位女看护给军官解开制服,然后四只白手扶着他的胳臂,王太太过来先用小胖食指在针穴轻轻点了两下,然后老王才给用针。军官不知道东西南北了,看着看护一个劲儿说:“得劲!得劲!得劲!”我在旁边说了话,再给他一针。

老舍 叫人胆战心惊这叫什么医院啊?

老邱也是福至心灵,早预备好了——香片茶加了点盐。老王叫看护扶着军官的胳臂,王太太又过来用小胖食指点了点,一针香片下去了。军官还说得劲,老王这回是自动的又给了他一针龙井。

我们的医院里吃茶是讲究的,老是香片龙井两着沏。两针茶,一针六〇六,我们收了他二十五块钱。本来应当是十元一针,因为三针,减收五元。我们告诉他还得接着来,有十次管保除根。

反正我们有的是茶,我心里说。把钱交了,军官还舍不得走,老王和我开始跟他瞎扯,我就夸奖他的不瞒着病——有花柳,赶快治,到我们这里来治,准保没危险。

花柳是伟人病,正大光明,有病就治,几针六〇六,完了,什么事也没有。

就怕像铺子里的小伙计,或是中学的学生,得了病藏藏掩掩,偷偷的去找老虎大夫,或是袖口来袖口去买私药——广告专贴在公共厕所里,非糟不可。

军官非常赞同我的话,告诉我他已上过二十多次医院。不过哪一回也没有这一回舒服。我没往下接茬儿。

老王接过去,花柳根本就不算病,自要勤扎点六〇六。军官非常赞同老王的话,并且有事实为证——他老是不等完全好了便又接着去逛,反正再扎几针就是了。

老王非常赞同军官的话,并且愿拉个主顾,军官要是长期扎扎的话,他愿减收一半药费:五块钱一针。包月也行,一月一百块钱,不论扎多少针。军官非常赞同这个主意,可是每次得照着今天的样子办,我们都没言语,可是笑着点了点头。

军官汽车刚开走,迎头来了一辆,四个丫鬟搀下一位太太来。一下车,五张嘴一齐问:有特别房没有?我推开一个丫鬟,轻轻的托住太太的手腕,搀到小院中。

我指着转运公司的楼房说:“那边的特别室都住满了。您还算得凑巧,这里——我指着我们的几间小房说——还有两间头等房,您暂时将就一下吧。

其实这两间比楼上还舒服,省得楼上楼下的跑,是不是,老太太?”

老太太的第一句话就叫我心中开了一朵花:“唉,这还像个大夫——病人不为舒服,上医院来干吗?东生医院那群大夫,简直是不是人!”

“老太太,您上过东生医院?”我非常惊异的问。

“刚由那里来,那群王八羔子!”

趁着她骂东生医院——凭良心说,这是我们这里最大最好的医院——我把她搀到小屋里,我知道,我要是不引着她骂东生医院,她决不会住这间小屋。“您在那儿住了几天?”我问。

“两天,两天就差点要了我的命!”老太太坐在小床上。我直用腿顶着床沿,我们的病床都好,就是上了点年纪,爱倒。“怎么上那儿去了呢?”我的嘴不敢闲着,不然,老太太一定会注意到我的腿的。

“别提了!一提就气我个倒仰——你看,大夫,我害的是胃病,他们不给我东西吃!”老太太的泪直要落下来。“不给您东西吃?”我的眼都瞪圆了。

“有胃病不给东西吃?庸医!就凭您这个年纪?老太太您有八十了吧?”老太太的泪立刻收回去许多,微微的笑着:“还小呢。刚五十八岁。”

“和我的母亲同岁,她也是有时候害胃口疼!”我抹了抹眼睛,“老太太,您就在这儿住吧,我准把那点病治好了。

这个病全仗着好保养,想吃什么就吃:吃下去,心里一舒服,病就减去几分,是不是,老太太?”

老太太的泪又回来了,这回是因为感激我。“大夫,你看,我专爱吃点硬的,他们偏叫我喝粥,这不是故意气我吗?”

“您的牙口好,正应当吃口硬的呀!”我郑重的说。

“我是一会儿一饿,他们非到时候不准我吃!”

“糊涂东西们!”

“半夜里我刚睡好,他们把小玻璃棍放在我嘴里,试什么度。”

“不知好歹!”

“我要便盆,那些看护说,等一等,大夫就来,等大夫查过病去再说!”

相关文章

allow的用法和短语(allow的用法及句型)

allow的用法和短语(allow的用法及句型)

allow的用法 答:allow的用法1)allow用作“允许”或“允许”,常作宾语补足语,即allow sb。做某事。请允许我帮你拿包。请让我帮你拿包。我的老板不允许我使用电话...

描写夏天蓝天白云的心情说说(夏日蓝天白云的句子)

描写夏天蓝天白云的心情说说(夏日蓝天白云的句子)

形容蓝天白云的句子 1.天空高洁,白云轻轻飘着,像大海里漂浮的白帆。 描述蓝天白云的句子 2.白云的姿态变化很大。你不相信地平线吗?那朵云不像雪白的天鹅吗?为什么...

火鸡面的辣度(韩国火鸡面的辣度)

火鸡面的辣度(韩国火鸡面的辣度)

你应该经常听到一句话叫“不辣恶心”,意思是这道菜不辣就不好吃,吃起来也不会很愉悦。我小的时候不明白辣有多好吃。现在我是一个“不辣恶心”的人,辣的口味有很多种,麻辣、酸辣、麻辣、超辣、变态辣等等。...

监控系统的组成,监控系统的组成包括什么(监控系统的组成,监控系统的组成包括)

监控系统的组成,监控系统的组成包括什么(监控系统的组成,监控系统的组成包括)

一个典型的闭路监控系统主要由摄像、传输、控制和记录显示四部分组成。 010-350001首先,摄像头部分是电视监控系统的前沿部分,是整个系统的“眼睛”。当监控场所面积较大时,在摄像机上安...

建议35+的女生,冬季多用这3样护肤品,皮肤越用越柔韧有弹性!

建议35+的女生,冬季多用这3样护肤品,皮肤越用越柔韧有弹性!

#头条创作挑战赛# Hello,大家好。 我是小颜,一个爱吃爱美爱叨叨,更爱分享的文字“闲话者”;感谢每一位点阅的看官,欢迎各位来留言交流哦^_^ 迈进2023年,又一批姐姐们迈进了35+。因此...

射手座爱情特征(射手座情感分析)

射手座爱情特征(射手座情感分析)

在十二生肖中,射手座的人喜欢主动出击。那么你知道射手座的爱情弱点是什么吗?来看看下面的文章吧!射手座爱示弱射手座在爱情上的弱点它永远不会被发现。射手座男生会希望有自己的自由空间。当他想要自由的时候,他...